午夜,輾轉難眠。


    外出到達戲院外時,尚有滷味小攤的燈火在風中孤零飄搖;無法入睡的我。


    踏上這暗夜的寂寥,在瀏覽看板上的海報後,無奈的選擇了一部鬼片。


    也許這鬼電影會把我給嚇得全身打哆嗦


    然後逃回家瑟縮在棉被中,而能快快的睡去也不一定。


 


    買票進了這戲院,夜半觀影的人也僅兩兩三三,


    我隨意找個中間的位置坐下。趁著影片尚未開演之前,閉著眼調息一陣子。


    感覺到戲院裡的燈光已經暗了下來,當預告片播送完畢,


    我便慢慢睜開眼睛。眼前猶一片漆黑,但是電影開演的聲音仍持續著。


 



    我懷疑是不是因為眼睛昏花所致,便拿下眼鏡揉了揉眼睛;


    在戴回眼鏡後發現情況依然如故---眼前除了一片黑,我什麼都看不到。


    其實,在早先的電影院裡,放映師可能出了某些錯誤,


    經常發生只聽到聲音而看不到電影的狀況。


    這個時候,觀眾通常會吹起尖銳的口哨音,提醒放映師注意到而迅速給予補救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    因而,我吹起高音的口哨。


    但卻引來兩旁觀眾轉過微怒的眼神對我行注目禮,我懷疑是不是我太沒耐性了,


    安靜的等著。時間一段段的過去。


    依照我所聽到的聲音,那電影不但配樂、劇情對話都顯示影片已播放了大半,


    何以仍舊看不到丁點影像.........


    難道早年的電影曾經有過黑白默片的啞劇,現在流行起全黑的瞎劇了!?


    那我不如聽廣播劇算了,何必花錢進電影院,心中正要燃起憤怒之火


 


    但是當我偷偷的觀察著在我左右以及後方少數的稀落觀眾,又好像不是如此;


    從那些人臉部的表情著專注與牽動看來,她們的眼睛幾乎都聚焦在前方,


    也就是說,她們的確是正在“看”著這部電影


 


    這簡直太詭異了,難道這電影的畫面可以送到她們眼裡,而我卻無法看到。


     突然感到一陣陣的冷氣襲來,渾身打起哆嗦。我惶恐著.....


    是不是等一會兒,那些觀眾會青著一張臉,面無表情安靜無聲的站起來,


    然後平舉著雙手一步一步對我形成包圍..............而我將葬身在這鬼戲院裡。


 


    我極度清醒設想一切可怖的後果,無論如何,我必須儘快逃離這恐怖戲院。


    於是我先偷偷觀察那些陌生的觀眾,她們似乎並未注意到我行將脫離的企圖,


    悄悄做好準備,突然起身拔腿想奔出戲院,但....離開座位後卻發現,那.....


    電影的畫面居然在此刻突然跳出來,亮晃晃的呈現在眼前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 



    這...到底是? 我呆立不動好一陣子,


    慢慢的,眼前下方出現了一大團毛茸茸的黑東西


    而且微微的在晃動著..........


          


 


    我悄悄的挪移腳步,慢慢的走出我所坐那排椅子,


    然後勇敢的咬著牙回望我的座位......


    就在我的座位前一排正面,是什麼時候?


    我竟不知道有一個爆炸頭的女生,


    她的頭髮爆炸範圍超乎尋常的大.....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 


    看!! 反正前半段沒看到,後半段的劇情也銜接不上,


    我乾脆就這樣離開了戲院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 


    在這裡我要提出嚴正的呼籲:


    1.      禿頭是對社會是有正面意義的。


    2.      頭髮過多的人燙爆炸頭雖然很有時尚感,但是也要拿捏分寸。


    3.      政府應該立法對爆炸頭課徵空間稅。


    4.      還有,電影院的地面至少應該傾斜45度以上吧!?


 


 


 
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eltonshiou 的頭像
eltonshiou

有電勿近

eltonshio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