"我中金馬獎了"......"我中金馬獎了"......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 


當我興奮的四處奔走相告時,  


換來的皆是同情悲憫的眼神 , 以及簡單寥落的安慰話語。


 


這是怎麼回事 ??  我還暗自高興半天呢.....


我這不就可以搭飛機或搭船出國旅行了嗎?


但是親朋好友的反應  , 有如我被判了死刑一般。


 


時年 ..


古寧頭戰役不遠 ,  八二三炮戰甫歇 ,  李登輝還在種田 , 陳水扁小學還沒畢業。


生平,我首度搭上越洋大船 ,  晦暗的天候中橫渡謠傳中的的黑水溝----台灣海峽。


16小時的平底船暈眩後,背起沉重的軍旅行囊踏上料羅灣碼頭。


然後,像螞蟻一般被集中在廣場。


一個豬臉的軍頭跳上一塊高聳的花崗岩 ,


對著一大批不知為何而來的綠色小兵 ,  抓著麥克風在狂風中淒厲的喊叫:


逆門來到近門  就是準備要死....


時時刻刻要抱著必死的決心....


退無死所.....為國光榮戰死.....要有不怕死、不畏死的精神...


 以死來捍衛.....死守.......


(又暈又累 .......他起碼說了100的死字, 真是要死了)


 


金門 , 不就是2小時車程可以繞完一圈的島。


黃土...古厝...木麻黃...碉堡....吉普車... 雨季....霧季....春去然後秋來。


 


在基地裡 , 除了老士官長所養的狗;


其實還有更多的靠軍中剩餘飯菜維生的野貓。 


你會在碉堡頂 、 餐廳外、  辦公室邊 、樹林間、  哨所的路上


 隨時隨地,與貓遭遇。


與貓咪遭遇幾乎都是 :  牠會突然靜止成某個動作,然後睜著充滿懷疑的雙眼盯著你 。    



 


當我開始受不了這樣被牠們用這種眼光盯著看時,


清楚的理解到,罵貓咪"看三小"是沒有意義的。


於是 , 我被迫以靜止及凝視 , 來反擊。


隨時隨地的 , 遭遇貓咪; 雙方立刻靜止不動,隨即開始比眼力。


 


我的金門歲月...


便是與貓咪展開一場場無聲而緊張的對峙............直到一方落敗逃跑。


多數的情況 ,  我都能取得光榮的勝利 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(45勝9敗的輝煌紀錄)


 



 


 


當年金門尚未開放。


遠在台灣親友捎來的包裹老是遲得厲害 , 因為天候因素、  被匪船包圍因素、  船期等; 


還經層層的政戰檢查 ,往往都成為過季折扣品。


我在冬至收到阿珠寄給我的夏季短T恤。


阿亮在聖誕節收到他媽寄來的中秋月餅。


阿財在端午節收到過年的臘肉香腸。


 


阿財的香腸沒壞 , 只是濕氣太重有點霉而已....


於是趁著出了太陽, 阿財把幾兩串香腸掛在兩棵樹之間的細繩上。


從日正當中 , 到日落西邊。


那紅赤赤、油滋滋的香腸啊~~在烈陽的煎熬下,


嬌艷欲滴的真的滴出十里飄香的油。


引來一票貓咪們 , 嘗試用盡各種各種手段想一親芳澤。


爬樹 、 走鋼索、  撈的、  跳的.....但是香腸依然好端端的掛著。


  



 


 


晚霞滿天時 , 餐後走回寢室前,


擴音器正播送著史特勞斯的圓舞曲。


那已經努力一整天、徒勞無功的貓咪們,  


在約翰史特勞斯的圓舞曲伴奏下....


此起彼落的不停的跳躍著。


 


我搬了板凳 , 坐下來剔著牙....


欣賞這齣戰地美妙的歌舞劇。


 


 


創作者介紹

有電勿近

eltonshio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